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给领导输液
给领导输液

给领导输液

中午,开了一上午会议的徐县长,刚回到办公室,就不可抑制的想起了昨天和自己匆匆交媾的小少妇,王海燕的曼妙身姿,床上的娇羞承迎,让不可一日无女人的徐书成,感觉欲火焚心,一刻也不能等待。

  已经不再输液的徐书成以「刚恢复还需要再检查一下」为由,让身边人通知医院:「请王护士带上血压计,立刻到徐市长办公室来。」

  接到市长召见自己的通知,王海燕明知会发生什么,却还是只得赶紧去。果然,她连带来的血压计盒子都没打开,就被徐书成直接带进他办公室里的一个「专用套间」。

  百无聊赖的徐书成,正在房间里看着淫秽录像排解淫欲,录像里一个娇小的亚洲女人撅着屁股被一个黑人用力的尻着,嘴里还在为另一个黑人口交。

  徐书成的欲火早已按耐不住。见王海燕到来。三两下就扒光了她的衣服,少妇白晃晃的肉体依然是那么的诱人。

  徐书成把王海燕按在床上,骑跪到她的脖颈处,挺着又硬又粗的鸡巴就凑到王海燕红润的嘴唇边摩擦起来。

  王海燕这才明白,徐书成是看了淫秽录像,急不可待地找她来,是为了照着录像上的「示范」进行「试验」……

  王海燕脸涨得通红,心里厌恶地翻腾着,她知道口交是怎么回事,自己的丈夫也提起过,她嫌恶心,轻轻舔两下了事,后来也就没再说起过。

  现在粗大的鸡巴已经戳到自己的唇边,她用手握着鸡巴,试着张大嘴含住龟头。又黑又粗的鸡巴刚撑开小嘴就让她胃里剧烈地翻腾着,她强忍着恶心闭着眼把鸡巴吞进了半截,不大的小嘴几乎被塞得严严实实。

  徐书成顿觉舒爽无比,血流加快。王海燕按照他的指点让嘴唇上下撸动着,使鸡巴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。

  数十次活塞式的吸吮,徐书成舒爽难耐,他坐起身,按照黄片里的样子,双手扣住她的后脑,腰部猛然上挺,大鸡巴凶猛地深入,直接顶到王海燕的嗓子眼里。

  王海燕顿觉整个口腔和喉咙都被塞满了,呼吸困难,满脸被涨得通红。
  在龟头对喉咙猛烈的刺激下,胃里一阵阵的翻腾,眼泪都呛了出来,她几乎窒息,嘴里发著「呜呜」的声音。挣扎着吐出鸡巴,趴在床边,一阵阵的干呕。
  看着赤身裸体趴在床边的王海燕,徐书成淫笑着说:「你这樱桃小嘴,刚开始口交有些难受,适应了就好了」。

  「你的那东西太长了,老是戳到我喉咙里,捅的难受死了。」王海燕喘着粗气说。

  「你看这片子里黑人的大鸡巴那么长,全捅到那女人的嗓子眼里,尻的这娘们直恶心,看着就刺激,你也学学嘛。」

  「我学不会,嘴巴就不是性交用的,这口交就是男人想出来折磨女人的,只顾着自己刺激,不管女人有多受罪。」王海燕嗔怪着说。

  徐书成笑笑没说话,把王海燕拉过来,让她的头放在床边躺好,诱人的少妇肉体一览无遗的展现在眼前。

  徐书成把鸡巴又戳进王海燕的嘴里,慢慢的抽插着,手摸到隆起的乳房上,捏着乳头玩弄起来。

  黄色录像里的女人大声的淫叫着,徐书成也觉得自己的淫欲无处发泄,他自己也不知道要怎样蹂躏身下的女人才算过瘾。

  心中的欲火让玩弄女人乳房的手逐渐用力,粗壮的手指陷进白嫩的肉里,王海燕感觉胸前的肉被揪扯着,她忍不住轻声叫起来。

  女人魅惑的呻吟声刺激得徐书成兽性大发,他粗暴的蹂躏得到了回应。
  徐书成满意的笑着,越发用力的捏弄起嫩娇的乳头,并向上拽着。王海燕白嫩的乳房上一会就布满了抓捏的紫红印痕。

  徐书成把嘴凑了上去,轮流叼住两边的乳头,用牙齿咬着,发泄着变态的兽性。不放过每一寸皮肤,嫩白的乳房上,抓痕之上又是累累的牙痕。有些红肿的乳头分外敏感,王海燕战栗着,痉挛着。嘴被大鸡巴塞着,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。

  徐书成同时糟蹋着女人的性感红唇和圆润乳房,性致高涨。他分开王海燕的双腿,开始蹂躏女人最隐私的阴道口。

  鸡巴捅着喉咙的恶心和乳房被蹂躏的疼痛让王海燕没有一丝情欲,阴道很干燥,大阴唇紧紧的闭合著。

  徐书成用手分开她的阴唇,露出粉嫩的阴道口,粗暴的揉捏起阴蒂,摩擦着阴道口和尿道口。接着把一根手指捅进了阴道深处,之后是两个手指,开始野蛮地在里面搅弄着,抠弄着女人柔嫩的宫颈。王海燕觉得自己的的阴道要被他撕裂了。

  因为干燥,王海燕感到整个外阴火烧火燎,有些疼痛。她白嫩的双腿挣扎着,更大声呜呜的呻吟着。

  徐书成玩弄着女性的隐私部位,享受着女人在这种玩弄下的痛苦和不堪。大鸡巴更快速地在女人的小嘴里抽插着。

  王海燕的头垂在床边,一头秀发披散着,龟头每一下戳到喉咙,都让她一阵干呕,呛得眼泪直流。娇媚的脸庞被眼泪口水弄得狼狈不堪。

  徐书成却在王海燕一下接一下的干呕中,体会着喉咙的痉挛带给龟头的摩擦。
  他更用力的把鸡巴戳进女人喉咙深处。享受着口交带来的快感。

  眼前的王海燕一丝不挂,娇艳的红唇间是黝黑的大鸡巴,大张双腿暴露着阴部,供男人凌辱。

  徐书成看着王海燕如此放浪的体态,享受着女人被自己蹂躏的纤弱和无助,很是满足,鸡巴不由得,又在王海燕小嘴里猛戳了几下。

  在女人温热喉咙的强烈刺激下,徐书成感觉要射精了,他把粗长的鸡巴顶到了王海燕的喉咙最深处。

  在王海燕又一阵痛苦的干呕声中,鸡巴跳动着,一股股腥热的精液射了出来,打在女人的嗓子眼,也灌满了女人的口腔。王海燕胃里一陈翻涌,喉咙发紧,她再也憋不住,胃液和着精液在她的呛咳声中,顺着嘴角流了下来……

  徐书成从王海燕嘴里抽出鸡巴,青筋勃起的鸡巴上沾满了口水,亮晶晶的。
  趴在床边呕吐的王海燕,白嫩的乳房上布满抓痕,娇嫩的阴道口被蹂躏的有些充血,微微肿胀着,徐书成看着,淫笑着。他的变态淫欲这一刻得到了些许地满足。

  徐书成真正的荒淫之处不仅仅是他欲望的强烈,更可怕的是他变态的心理。尻屄是他的乐趣,而折磨女人是他更大的乐趣。种种迹象表明,徐书成是个畜生确实不是传说。

  搂着王海燕睡了一会,他从后面抱着王海燕,半软不硬的鸡巴顶着她的臀缝又摩擦了起来。

  王海燕的屁股丰腴白嫩,浑圆上翘,完全不输于二十岁的妙龄少女。

  徐书成把玩着,啪啪地在屁股上面拍着,他想起了在黄片里看到的肛交,兽性的欲望顿时让他的鸡巴又硬了起来。

  他把王海燕的身体翻过去,让她趴在被子上,女人丰满白皙的屁股高高翘起,露出王海燕紧紧合拢的屁眼。

  徐书成手攥着大鸡巴分开了屁股的缝隙,撸了两下鸡巴。把龟头顶在了王海燕的小屁眼上。

  王海燕撅着屁股趴着,突然感到鸡巴不是要尻进屄里。她是学医的,心里根本不能接受肛交,她觉得肛门不是性器官,何况那么粗的鸡巴怎么能进去窄小的屁眼。

  王海燕正想着,徐书成已经猛然发力,硬如铁棍的鸡巴粗暴的戳进了女人的屁眼。

  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,王海燕差点昏厥过去,猛地发出一声尖叫。她清楚地感到自己的肛门被残忍的撕裂了。

  徐书成却在王海燕的惨叫声中,受到了无比的刺激,更用力的把鸡巴戳进肛门深处。那被咬住一般的感觉让徐书成痛快淋漓,他缓了口气,挺着鸡巴慢慢抽动起来。

  对王海燕来说,鸡巴的每一次进出,都是刀刮一般的疼痛。她大叫着。「徐市长,那里不行啊……太疼了,快拔出来啊」

  徐书成这时候,刚有了凌虐女人的快感,哪里会听进王海燕的哀求,他狞笑着说:「你这小屁眼第一次尻,还是处女呢,肯定有点疼,一会就好了。」
  边说着边用手掰开王海燕两瓣雪白的屁股,看着大鸡巴插在已经渗出血丝的屁眼,那种难以言喻占有的感觉,实在太爽了。

  王海燕的肛门第一次被侵入,像处女的小屄一样,异常窄小。徐书成感觉鸡巴被箍裹得火辣辣的,每一次进出都很费劲,每一次尻进去都像是要射出来。
  他控制着,延长着兽性发泄的时间,把大鸡巴更深地插入女人的身体。在女人的惨叫声中,体会着强奸一般的兴奋和女人肛门深处的热潮。残暴地蹂躏着王海燕已经撕裂流血的屁眼。

  王海燕紧绷的身体逐渐放松了,她被折腾得晕了过去。

  徐书成并没有因为她昏迷而停止摧残,更加变态的在女人软绵绵的肉体上越发大刀阔斧干起来。

  王海燕的肛门流着血,周围的嫩肉被大鸡巴一次次的尻的翻了出来,鲜红地血从屁眼和鸡巴结合处一丝丝的渗了出来,肛门被摩擦的红肿不堪,一片狼藉。
  徐书成喘息着用手把着王海燕的腰,大鸡巴疯狂的在她的屁眼里抽插,享受着肛门被强行撑开独有的紧箍,发泄着变态的兽欲。

  王海燕被冲撞得又醒过来。她感觉整个身体都被胀得毫无空隙,大鸡巴在狭小的空间里野蛮地横冲直撞……

  她的身体就像风浪中的小舟剧烈颠簸着……她觉得整个下身都被冲撞得支离破碎了。难以名状的疼痛,让她连哀求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只剩下每一次凶狠的插入后,伴随而来的王海燕苦痛不堪的低声呻吟……

  疾风骤雨中,徐书成也到了快活的顶峰,他快速抽插着把一股股的精液射进了女人的直肠。

  王海燕也在最后的冲撞中,再一次晕了过去。

【完】